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女友家怡
女友家怡
微波的冷冻义大利麵加上家怡亲手做的几道小菜,简单的晚餐虽然比不上大餐厅的手艺,却有种温馨朴实的幸福感。婉拒了家怡出外散步的提议,不是我喜欢躲在家里,而是不希望被愤怒的暴民们践踏了好不容易平復的好心情。


  看著在电视节目里活跃的家怡,一面取笑她与平日截然不同的做作表现,有家怡在身旁,连乏味的节目都多姿多彩起来了,两人亲暱的打情骂俏就像过往的日子一般,在笑闹之际,眼尖的我突然发现沙发旁边放著一袋衣服。


  「这一定是我的神秘礼物!」


  家怡阻止我乱翻,著急地说道:「那是人家的衣服啦。」「咦,这是妳的打歌服嘛。」最近家怡成为跨足演歌双栖的烫手偶像,虽然赴内地拍摄电影的计画延后,公司乘势推出她的首张专辑:「爱神」「嗯,那天造型师忘了收拾,刚好下週又要换主打歌了,服装也要换一套,人家就暂时带回家。」突然间,我脑中萌生奇妙的想法。


  「……去把衣服换上。」眼神闪烁著邪恶的光芒,我偷偷淫笑道。


  「你胡说什么啦,人家不要啦。」


  「今天可是我生日喔,所有事都得听我的!」


  「不要!不要!不要!」


  「呜……呜……今天难得的约会都泡汤了。」


  胁迫的手段不成功,立刻改用柔情攻势,我像是在百货公司玩具部门硬要买遥控汽车,不惜赖在地上打滚的顽皮孩子。


  「……好……吧。」


  二十分鐘后。


  不知道为什么心臟噗通噗通地狂跳著,面对自己熟稔的女朋友,我竟然紧张了起来,战战兢兢地推开房门后,出乎意料的美景正迎接著我……紫蓝色的眼影将诱人的眼眸点缀的更加立体,深红强调出丰腴的双唇,捲翘的浓密睫毛散发著勾魂的魅力,表情不同于平日温柔可人,有种冰冷的綺丽感,我想二十一世纪的爱神大概就是这副酷模样了。


  黑色皮质短衣的拉鍊开至胸口,展露著银色小可爱及傲人的深沟,黑色皮短裤紧身而浮贴,臀沟若隐若现,低腰的设计挑战著尺度的极限,闪亮的T字裤带镶著蝴蝶银饰挑逗著视线。纤细的小蛮腰繫著一条金属感十足的腰鍊,大胆的黑色网袜搭配著吊带,贴在大腿上的一圈蕾丝花边增添无限性感。


  家怡斜躺在床上,摆出撩人的姿势,几束长髮挑染成鲜红,让蜷曲的波浪像是猛烈燃烧的火焰。


  「小怡实在太性感了……」


  炽热的目光贪婪地巡视著美丽的身躯,我不怀好意地笑道:「这次的舞蹈动作这么火辣,男舞者有没有藉机吃妳豆腐?」「不要胡说,他们都是很专业的舞者。」家怡低著头害羞说道:「……哪有……你这么好……色。」「哼!表面上装的很专业,其实心里恨不得捏爆这对大奶子!」光是视线与言语已经让家怡满脸红晕,不由自主颤抖的右手缓缓拉下拉鍊,敞开的高度比MV中劲歌热舞的画面更低,弹跳的硕乳满溢而出,盛装不下的性感魅力朝我迎面衝来。


  家怡娇羞地撇过头去,低声呻吟道:「特别要人家穿上去,然后马上又要人家脱掉,好低级喔。」「什么低级,这叫浪漫!」我的大嘴凑了过去,沿著饱满的圆弧,噬咬绽放的蓓蕾,一面口齿不清地回答道。


  上衣彻底敞开,成熟丰硕的果实摇曳著,大手尽情搓揉享受,爱抚过上百次的美乳今晚格外柔软滑嫩,比果冻还要细緻的质地彷彿在指尖融化,除了熟悉的柔软度,强烈的弹性是从前所感受不到的触感,大概是舞蹈健身的功效,几乎震开手指的弹力顽固地与魔掌对抗,更点燃了原始的慾望。


  此刻,我不是在爱抚著熟悉的家怡,而是抚弄著性感撩人的丽莎……坚挺的娇乳在热烈的揉捏之下,散发出浓烈的香气,粉红的色泽与几乎滴出汁的娇嫩肉质,红热的乳肉像是三分熟的上等牛排。几声尖叫夹杂著恼人销魂的娇吟,白皙的胴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,在我的玩弄下逐渐泛红弯曲,家怡宛如热锅里跃动的虾子,瞬间成为任我料理的美味食材。


  平日不是一个太重视前戏的男人,此时我几乎按捺不住要提枪上马,可是,猥褻的欲望完全超越单纯的渴望,引导著我从未展露出来的另一面。


  拧著翘起的可爱乳尖,拉长了几公分,我语气下流地说道:「演艺圈很黑暗,妳有没有吃过亏啊?」家怡先是楞了一下,接下来满脸羞怯地说道:「……没……有……」我的怪手在股间移动著,来回按揉的指头深深陷入溪谷,顺著诱人的秘裂滑动,紧身皮裤勾勒出的臀部曲线令人热血沸腾。


  「穿这么短的裤子,被人看到会不会兴奋啊。」「别胡说,人家很羞啊……」淫糜的气氛感染下,双颊緋红、娇喘连连的家怡连站都站不稳了,火热的娇躯坐在我怀里,任由我对她上下其手,敏感的体质从前就经不起我的挑逗,何况是这样的场景。


  老实说,我们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做爱了。


  感到飢渴的似乎不只是我……


  银色的T字裤完全湿透,我灵活地解开腰间的绑绳,几乎遮盖不住秘密花园的一小块布料滑落,牵扯出好几条闪耀的银丝,渗著淫蜜的唇瓣被轻轻拨开,直接刺激著充血的肉核,浓稠的蜜汁在秘丘上流洩著。


  我拍打著浑圆的臀丘,指头在肉芽上巧妙地旋转剥弄,顺手将淫汁涂在家怡的嘴角,轻笑道:「好湿喔!」「求求你,别再欺负人家了……快点…进来吧。」「进来什么?」当红偶像穿著半裸的性感服装,美乳上布满男人猥褻后的捏痕,摇著流满淫液的下流纤腰,一脸期盼地望著男人的肉棒。


  家怡咬著红唇,放声说道:「用又粗又大的肉棒插人家的骚穴!」发出源自于内心的欢呼声,我像个莽撞的少年,用力塞入家怡体内,温暖的洞穴中潮湿到难以想像,发烫的肉棒瞬间挤入充分润滑的花径中,一口气顶住娇弱敏感的花蕊。


  「喔!」


  「小骚货,爽不爽啊?」


  「嗯……」家怡把脸埋在我怀里,偷偷点头,一面规律地挺著腰。


  恋人正在发出甜美的哼声,享受著身心交流的快慰,可是我却慢慢拔出陷入秘壶当中的硬直肉棍。黏稠的分泌反射著奇妙的光泽,好色的嫩肉捨不得似地缠住棒身,粉红色的黏膜都翻了开来,宛如盛开的蔷薇。


  「别这样,快点……进来……人家要!」家怡轻声啜泣著,纤细的柳腰不停扭动,恼人的圆臀追著抽出来的肉棒,疯狂地索求著。


  大胆分开的双腿笔直修长,正中央艳丽的嫩肉不停蠕动著,泥泞糜烂的模样构成妖艳淫糜的画面,发烫充血的龟头在肉膜上一阵搔弄之后,作弄人的肉棒才再度插入。


  「喔喔喔,好深……不知道插到哪里了,好舒服啊!」伴随著美妙韵律,深处的蜜肉同时扭动舞蹈著,彷彿无比激情高昂的舞曲,再迎向高潮乐章的前一小节,我咬著牙抽再一次出官能悦乐的泉源。


  「插进来!快点!」


  不停呼喊的家怡像是溺水一般,略带哭音的哀求鼓动著雄性的自傲与一点原始的虐待本能,我慈悲地施予飢渴的官能一些满足之后,又玩笑般放慢了抽插著的节奏,如此来回不休的淫细不但折磨著家怡,同时也在折磨著深陷爱慾之中的我,可是酝酿的浓郁快感却是如此令人陶醉,无法自拔。


  「喔喔喔!」


  狂插猛肏的时间早就超过我平日的持久力,家怡性感迷人的模样就是最有效的春药,肥美的嫩肉圈住硬直的肉棍,黏膜、肉褶间的磨蹭令人疯狂。卖力朝女体的核心衝撞著,我们彷彿发情的野兽,努力地撕咬著彼此,贴满亮片的指甲在肩头整齐地划出四道血痕,我则在高耸雪白的娇乳上留下一圈齿印。


  丽莎暂时低胸打扮都要非常小心了……


  家怡立刻抗议似地在我的上唇回咬了一口,可是,肿胀的粉色乳蒂微妙的颤抖却洩漏出她最真实的想法,我慢慢由斜后方逼近她的娇躯。


  无论姿势与情绪都与熟悉的默契有点不同,奇妙的刺激是从未有过的经验,我并没有褪去家怡身上的装束,任由它们如摆饰品般掛在半裸的女体上,水汪汪的美丽眼眸中蕴含著比以往更强烈的情慾,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在湿润的溪谷中放肆。


  达到两次高潮之后,家怡的表情变的恍惚,每一次扭动似乎都在释放著官能最深处的渴求,宛如漩涡一般的吸吮著我,难以满足的澎湃汹涌彷彿巨浪将我们淹没,在快感中窒息的滋味竟是如此愉悦。


  管不了任何其他的顾虑,一口气把四、五次的存量浓浓地灌入家怡的体内,旺盛的生命力在深处跃动,纤细的臀腰禁不起强烈的衝击,扭动到几乎断裂的程度,激起捨不得停歇的餘韵。


  彷彿再度沉醉在爱河中,宛如出轨、偷情般的错觉却不断浮现脑海,我陷入奇妙的情绪里,完全不能自己……【完】